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雷政富翻供称与赵红霞谈恋爱模特宋雯雯庭外证清白图

发布时间:2020-11-22 12:33:50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闽南网6月20日讯 备受关注的涉不雅视频官员、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涉嫌受贿案,昨日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开庭,雷政富被指控涉嫌受贿金额总计316万余元。庭审时间持续近7小时,辩方两名证人出庭作证,此案将择期宣判。据悉,雷政富当庭翻供,称与赵红霞是“恋爱关系”、“耍朋友”,赵红霞曾以怀孕为由要结婚,他找赵红霞上司肖烨帮其摆平。同时对受贿金额提出异议。

另据悉,与不雅视频相关的肖烨、赵红霞等六人涉嫌敲诈勒索一案,也将于6月20日上午在重庆市渝北区法院开庭审理,因涉及个人隐私,庭审不公开。

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雷政富案(庭内图)

公诉机关指控:

一、2007年7月至2008年12月,雷政富接受重庆某实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明某的请托,利用职务之便,为该公司提供帮助。2008年2月,肖烨等人以不雅视频相要挟,以借款为名向雷政富索要人民币300万元。雷政富要求明某借给肖烨人民币300万元。其后,明某将肖烨拒绝归还借款一事告知雷政富,雷政富表示由其本人归还,明某提出不用归还,雷政富予以认可。2010年11月,雷政富、肖烨为掩饰犯罪事实,由肖烨归还了明某人民币100万元。

二、2011年3月,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重庆市某发展有限公司争取扶持资金提供帮助。同年6月,雷政富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印某给予的美金1万元。

三、2012年,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时任重庆某医院骨科主任的范某在职务升迁上提供帮助,收受范某给予的人民币10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雷政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16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现场

妻子作证雷政富不看一眼

55岁的雷政富还保持着原有的发型,身穿带有细条纹的白色衬衣,黑裤子,黑布鞋。一名记者形容他并非“神情落寞”,反倒是看上去气色还不错。刚走出来时,雷政富戴着手铐,所以只能把双手放在身前,手里则攥着个毛巾,毛巾里包着一沓纸张,是他的陈述材料。他下意识要坐下,被审判长明确制止了。

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时,雷政富一直站着听,审判长示意法警,可以给其解开手铐。庭审大约进行到40分钟时,审判长示意雷政富可以坐下,但回答法庭提问时必须站起来。可雷政富似乎总是忘记站起来,以至于审判长每每提醒他站起来,大约有五六次。审判长再次高声提醒他时,雷政富说,啊,对不起,我知道了。

在控辩双方进行激烈辩论时,雷政富把身子后靠在椅子上,如坐大班椅,不时朝天花板仰着,多次被法警提醒制止。

雷政富的两名家属也参加了庭审,一名是表妹雷×碧,另一名是妻子聂某。53岁的聂某是重庆市某局计划财务处副处长,她出庭为雷政富所涉嫌的一笔10万元贿赂作证,表示那是经她之手收到,但当时自己并不知情,待发现后送还。聂某在证人席作证时,距离雷政富被告席不过一米多远,她看了雷政富几次,但雷政富始终没有看妻子。

场外

曾被误认为是赵红霞

宋雯雯法院门前证清白

昨日,重庆市一中院称,“因庭审现场座位所限,不能满足更多旁听申请”,最终来自全国的十几家媒体的30多位记者被允许进入庭审现场,更多的记者和公众只能在法院外打探消息。

平面模特宋雯雯曾被误认为赵红霞

被挡在法庭外的还有平面模特宋雯雯(如图),她的照片一度在网络上流传,曾被误认为是所谓的“反腐红人”赵红霞。当天,宋雯雯身着白衣和牛仔裤,戴着墨镜,来到法院门前,想进入法庭旁听,以证清白,但未果。宋雯雯曾在雷政富案曝光后,发出声明,表示自己与不雅视频并无任何关联。

焦点

300万元是否受贿款?

庭审中,控辩双方就300万元是企业间借款还是受贿款、印某给予雷政富的1万元美金是否属于受贿款、范某送雷政富妻子的10万元是否归还、证据是否成立充分等四大焦点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

雷政富对起诉书作了简要回应。他首先对公诉方等表示感谢,然后对受贿数字提出异议,尤其是对最大一笔300万元。

雷政富在法庭上对不雅视频事件的来龙去脉做了陈述。他称与事件的另一当事人赵红霞是谈恋爱。在2008年发现被偷拍后,赵红霞曾提出怀孕了,要挟结婚,被雷政富拒绝,雷政富请赵红霞所在公司领导肖烨进行调解和处理。

两天之后,肖烨答复雷政富,被偷拍的录像带已经销毁。雷政富因此对肖烨产生好感,两人迅速成为朋友。

在两人相识5天之后,肖烨就向雷政富提出要求,称自己的公司发展需要300万元,雷政富表示自己没有钱,但他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他所在辖区另一工程公司的负责人明某。此后肖烨向明某借款300万元。肖烨此后曾归还100万元,另外200万元至今未还。

雷政富及辩护人认为雷政富让明某公司借给肖烨公司的300万元是借款,应属于民事纠纷,雷政富在其中仅起居中介绍作用,对该300万元借款没有占有、使用、支配和处置的权利,不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

妻子不知情才收10万?

雷政富及辩护人对另两笔指控的犯罪事实也提出异议。

针对“雷政富为时任重庆某医院骨科主任的范某在职务升迁上提供帮助,收受范某给予10万元”指控,雷政富及其辩护人称,这笔10万元是由雷政富的妻子聂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取的,聂某事后及时将钱归还范某,证人范某、聂某就此出庭作证,接受了法庭的询问和调查。

雷政富在最后陈述中表示,今天的庭审客观公正,让当事人、控方、辩方、证人都充分发表了意见,并称“那300万元的确是借款,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过贪恋,也没有让明某替我买单之嫌”。

雷政富录音

哀求爆料人

别把不雅视频放上网

昨日,央视曝光“雷政富请求爆料人撤销不雅视频”的录音。这段电话录音是爆料人朱瑞峰提供的,雷政富几乎是哀求爆料人别把不雅视频放上网。

雷政富:你那个资料不该上网就不要上网,如果上了什么网,你把它取下来好不好?是不是,兄弟?有没有那个情况?

朱瑞峰:是这样,因为我们也是通过编委会研究了。

雷政富:你哥们儿怎么这样呢?要谈呀,还要谈呀!那个编委会里你是主编呀,对不对?你当个兄弟怎么这样呢,是吧?你既然要认这个兄弟的话,我不找别人,我要找你,好不好?那就拜托你了。咱们既然是兄弟一场,我知道你不是以我为敌的,也不是想整我的,是不是?就想结交这个朋友,是吧?那你就应该把这个事情处理好,对不对?你总要赢得哥们儿的信任嘛,你说是不是?那就拜托你了,抓紧把它处理好,好不好?春节过后见,说一不二的,拜托你了,就这样吧。

相关新闻

75岁母亲感叹:

“做啥子官嘛”

开庭前5天,雷政富76岁的老父去世,他75岁的母亲一遍遍地说儿子:“做啥子官嘛。”新华 央视 中新 法晚 北晚 新闻晚报

lv腰带

古奇鞋

浪琴男士手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