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三口述成功上位他的初恋来插足余姚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9-04-14 05:32:58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他的初恋情人因为虚荣离开了他;他的前妻图钱嫁给了他,还未能为他生养子女;只有我只是因为爱他这个人才嫁给他,我和他在一起时,从未要求他给我任何物质的回报。

爱上别人的男人

  1997年的秋天,我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海明。他长我十岁,是一个有着微微肚腩的私企老板。我明明知道他是一个有妻子、有社会地位的男人,可我还是不顾一切地给了他一切,包括忠诚。我和那些为爱做情人的女孩一样,潜意识里有征服欲:他爱我,或许愿意为我放弃俗世羁绊。

  我们是怎么相爱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只记得我们在堕入爱河的第二个月,他为我租了一套公寓。那天晚上,他把我挽着的长发一缕缕散在肩头,慢慢捧起我的脸说:“亲爱的,我不喜欢酒店,我希望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天地。”

  “我们自己的天地?”我喃喃重复着他的话。我相信那一时刻,海明的确是为我着迷的。可我也明白,他所说的“天地”绝不是天长地久,他只不过是在为他光鲜的社会形象找一个安全港而已。

  我知道我并非一个坏女人,但是面对海明,我却像陷入一个欲望的沟壑,只要他在身边的每一分钟,所有的感觉都是完美的、销魂的、刻骨铭心的。为此,我买来色彩绮丽的郁金香,点燃香味蜡烛,穿不经意中透着性感的内衣,学做各式各样的西餐和糕点,甚至学会了调诸如“红粉佳人”这样的鸡尾酒。

  我跟海明约法三章,不管多忙,每个星期必定有一个晚上是属于我和他的;平时约会,不管多晚,一到12点,他必须回家;我永远不会给他主动打电话,包括短信。

越是这样,海明对我越来越恋恋不舍,每次离去,他总是拥着我说:“我真不想离开你,是真的。”我每次却总是装作大方,劝他“早点回家吧,应该留一些时间给妻子”。

  我知道我并非真是一个那么大度的女人,只是我知道自己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做人情人,最重要保持一颗优雅的心。虽然感情就犹如一场战争,最终的结果,总是胜利、掠夺的欲望高于一切。

  每次海明走后,我总是躺在还留有他气息的床上,痛苦地想:他现在是在搂着他的妻子一起睡吗?他们有没有爱抚?然后,我也总是虚伪地安慰自己:他不会再碰他的妻子……

1998年的夏天,海明出差到沈阳。刚下机场高速,他乘坐的出租车为躲避一条错线行驶的大卡车,差点撞到另一辆货车上,整个过程险象环生。失魂落魄的海明,从出租车里爬出来时,第一个电话便打给了我:“差点出了车祸,我差点没命,你知道我当时最想的是什么,如果能活着回上海,我要娶你。那一时刻,我才明白,我有多爱你。”我在电话这头,流下了眼泪。

  海明回到上海,并没有立刻到我们的公寓里来,他给我打电话说,让我给他一些时间,他要给我一个惊喜。我知道,他是在为我实现他的诺言。可是,真正面对这么实质的问题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伤害到了一个无辜的女人,这并非我本意。然而,海明的离婚手续办得相当顺利。事后,我曾经问他用了什么方法让他妻子同意离婚,他笑笑摸摸我的头说:“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娶你做我的太太了。

 因为爱,我们相守了

1999年的春天,也就是我25岁生日的那天,海明在教堂拍着胸脯立下誓言:他会一生一世照顾我,给我幸福。

说真的,成为海明合法的妻子,对于生性浪漫的我来讲,总觉得有点“闪电”之嫌。在我的概念里,是绝对不能让婚姻成为事业的绊脚石的,30岁以后再结婚。可是,没想和海明认识不到三年,我便“乖乖”进了围城。

  婚姻进入第七个年头,女儿五岁了,海明也像一头不甘屈服的雄狮,曾经拚命为事业冲撞,企图通过自己的力量改造坚硬如铁的生存模式,最后累了,屈服了,成了一个天天回家吃饭的新好男人。所以,几乎每一个知道我们的朋友,都羡慕我和海明的恩爱,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海明总是习惯对我表示着他的爱抚。

  说真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极其幸运的女人,虽然年轻时曾经为爱伤害过别人,可是,爱不就是你你我我地付出代价吗?

  然而,婚姻也多多少少让我觉出一些不满。有人说,“围城”里真的没有风景,萝卜就是萝卜,土疙瘩就是土疙瘩,一切都实打实地来。这话一点都没有假。和海明最初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煞费苦心地制造各种浪漫的气氛,期望他把全部的激情在那一时刻完全释放给我。结婚后,我们依然有空便去咖啡馆,却再也没有以前的心情在出门之前精心装扮。海明有时也说我开始不懂风情,他说他很重视每一次和我的约会,他希望我给他永远是最新鲜的感觉。有时我心情不好,便和他顶嘴,说都快老夫老妻了,还图什么浪漫,我们的爱情是在公寓房里萌芽的,婚姻的吐绿哪能还停留在公寓房标准啊。

其实,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还是没有告诉海明,我是一直害怕,自己的婚姻会再遇上海明前妻所遇到的麻烦,再有一个女性从红颜知己的角色里跳出来,要取代我的位置。

  我知道,海明不是那种性格温吞怯懦的男人,这一点我应该对他足够信任。可不知为什么,我隐隐总有一丝不安。

  婚姻需要用心经营

  事情果真发生了。我隐约知道海明感情上遇到麻烦已经快大半年了。他的初恋情人不远千里从海南追到上海,中间委托朋友寻找海明的消息,费尽周折。

  我这才忆起有快半年的时间了,海明频频于晚上出去应酬,有时是彻夜不归。而我这个做妻子的,最近一年一直忙于各种各样的社交活动,稍有空闲,便是带女儿回苏州的娘家。几乎很少把时间留给海明。我甚至快想不起来,我和海明到底有多久没有一起亲热。

  我想,是我这边先出了问题。而海明的初恋情人,便刚合时宜地出现,填补了我给海明造成的空白。

  可是,我还是不可避免地将所有怨恨加在那个女人身上。我知道我不能容忍自己长久以来安稳闲散的生活状态被别人破坏,更不能容忍在这样的危难阶段,自己的睿智被所谓无措的慌乱打败。于是,从头到脚,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调动起来思考,这才隐约记起海明曾经给我讲过他的初恋故事。

  我还隐约忆起海明在一次酒后抱着我的头说,他最想得到一个纯粹的爱情,不掺杂任何的物质因素。他的初恋情人因为虚荣离开了他;他的前妻图钱嫁给了他,还未能为他生养子女;只有我只是因为爱他这个人才嫁给他,我和他在一起时,从未要求他给我任何物质的回报。所以,他会甘心给前妻一笔不菲的离婚费,然后娶了我。

可是,这个初恋情人的出现,究竟会给我一直觉得弥坚不摧的婚姻带来什么?我绝对不能遇事头脑发热,为图一时之快而草率决定。在这一刻,我分外地利己起来,我认为必须和自己真实的内心作一次交谈了。我知道我不愿放弃这个我和他精心营造起的家。海明对我肯定仍有爱,他一定也舍不得放弃这个完整的家,只不过一时受不了情感回归初恋时的引诱而已。

  于是,我很有风度地直接拨通了班花的电话,要求直接见面。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中,男人好像已经不再重要,这仅仅是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

  我知道婚外情很多时候,三个人就像三个支点,失去一个就失去了整个重心。

  不久,在一个情调非凡的夜晚,我又和海明摊牌,我希望他不要做伤害家庭的事,也不能怯懦逃避,如果还爱我,那就赶快归家。我会选择原谅,并继续给予他充分的信任。既然当爱已成往事,我希望他能处理好与初恋情人的关系。如果他不再爱我了,但我希望他能尊重我。

  和许多雷同的故事结尾一样,最后,海明妥善安置好他的初恋情人,回到了我和女儿的身边。

  很长时间过去了,当我拥着女儿,看着海明熟睡时,我仍然感到深深的幸福。我庆幸自己在婚姻的“七年之痒”里我能够理智而顺利地闯过来,我也感激自己的丈夫能用负责的态度来对待家庭。其实,不管是多么完美的婚姻都会有它的缺憾,当危难来临时关键看你如何去面对。

相关文章

其它功能

● 我要投稿或推荐(预留功能)

●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

●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

90后美女图片

性感火爆美女

邯郸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