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奇艺签高晓松或花1亿元 双方回应称没这么夸大

发布时间:2019-03-12 20:26:13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下午一点半,在北京七棵树C7摄影棚前,高晓松从1辆白色英菲尼迪SUV轿车跳出来。正值5月底,天气酷热,他却穿着一件军绿色坎肩和一条迷彩皮短裤。

你们真没创意,我要是还穿黑色,那不就是《晓说》么?走到摄影棚门口,高晓松大声地冲着工作人员说道:瞧瞧我这皮裤,8300美元。他捋了捋头发,快,给我来根烟。

抽完一根中南海,高晓松走进化装间,他要为录制爱奇艺的新栏目《晓松奇谈》宣扬片做最后的准备工作。由于要拍全身,他不能不脱下黑色夹脚拖鞋,换上工作人员准备好的高邦篮球鞋。但在拍摄半身时,他还是坚持换上拖鞋。毕竟,6盏大灯的照耀犹如炙 烤。

高晓松在影棚中间一把圈椅坐定后,三台摄影机对着他。他定了定神,看了看台词,几近过目不忘。拍摄了几条后,他告知导演:你应该说第一个镜头的第几条,而不是只说第几条。明显,做过导演的高晓松更知道如何提高拍摄效力。

拍摄间隙他就在化装间里一边吸烟一边接受采访。对拍摄脱口秀栏目他早已驾轻就熟。他从不看稿,工作人员只需要告知他如何操作身旁的显示器便可。在拍摄进程中也很少停下来补拍,准确地说几乎没有任何补拍。由于他根本没有提词器和台本,一切都是他的即兴演说。对我来讲,拍一部电影用三个月,脱口秀一年总共水瓶座女生用26个下午。他对《环球企业家》 说。

在中国的文化名人谱系里,45岁的高晓松很难定位。他年少成名,初期事业以电视编剧、音乐创作及制作人为主。从1994年出版的《校园民谣》到1996年的个人作品集《青春无悔》令其声名大噪,揽获多项音乐大奖,成为著名的音乐制作人。后来他做过选秀节目评委、导演。最近高晓松编剧与监制的电影《同桌的你》票房高达4.8亿元

除文化上的成绩,高晓松无意中卷入了中国第一波互联网大潮。2000年,他被张朝阳找来任搜狐文娱事业发展总监。不过,次年他就转投搜狐的竞争对手新浪网。现在,他转身成为视频行业的新贵。优酷打造的《晓说》上线两季,点击量超过5亿次。如果每集依照30分钟计算,这档脱口秀节目有150亿分钟的观看时长。这么长时间盯着我这张脸看,想起来夜里都会做噩梦。高晓松睁大了眼睛。

但对视频公司们来讲,这些数字无疑就是1座金矿。他们要做的就是签下高晓松。

选择

在北京丽都饭店附近的一个露天酒吧,已在拍《晓说》的高晓松第一次正式和爱奇艺CEO龚宇见 面。

我和龚宇是一个学校的人,有种很近的感觉。拍摄完第一组镜头的高晓松走进化装间,说着话,他又点上一根中南海。龚宇和高晓松两人均为清华大学毕业,高晓松学无线电,龚宇学自动控制,比高晓松年长1届。不过那次也没聊出甚么结果。高晓松补充道,毕竟《晓说》还在进行中。

但《晓说》的成功让高晓松迅速成为视频行业大佬们的新宠。《晓说》还没结束,就有五家公司找到高晓松。他未泄漏这五家公司的名称,只是说有三家大视频网站,两家巨型上市传媒公司。这两祖传媒公司虽然没有视频平台,但有强大的分发能力。实际上这五家公司只有爱奇艺没有上市。

高晓松也不想在5家之间隐瞒彼此甚么。他说自己在这个江湖混了210多年了,深知规矩:不能瞒人。这些都是他做电影人、音乐人总结出来的经验。做电影最忌讳把一个剧本给两家公司,做歌也一样。童叟无欺,一共5家。 他说。

面对五家极具实力的公司,高晓松没有采取所谓的竞价机制。他自己极为反感竞价,我从来没有拿着一首歌、一个电视剧本,去跟人竞过价。我觉得江湖上不能干这个事,不熟的可以干这个事,大家都挺熟的,就不用竞价。对5家公司给他开出的条件,他的评价是:条件都一样,乃至是如出一辙。

但他更倾向于唯一没有上市的爱奇艺。除去和龚宇来自一个学校,有天然的亲近外,爱奇艺首席内容官马东起了关键作用。马东是哥们。高晓松如此评价这位著名相声演员马季的儿子。此前,高晓松在爱奇艺和马东合作了两季《汉字英雄》,高认为质量很好,APP也很有意思。也是在这期间,马东会时不时约龚宇和高晓松一起吃饭。潜移默化对高晓松攻心。

他是个感性和理性集于一身的人,爱好表达也善于表达。龚宇如此评价高晓松。他知道正确的商业规则是什么,他认为自己已签订了协议,所以就有责任把协议履行好,给爱奇艺带来更多的回报。商业规则在视频行业太重要了。高晓松说自己40岁以后想明白了,就不创业,他愿意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艺人。至于爱奇艺能拿《晓松奇谈》赚多少广告费,他一点也不在乎。

如果说爱奇艺在业务上有感动高晓松的地方,就是它处于第二名的位置。用高晓松的话说,第二名上升快。他的态度明确:排在第二,紧追的那个是最好的。他觉得老大有点进取心不够,第三四名又太没有希望。什么时候能追到老大?通常排在第二紧追的团队有一股劲,咬紧牙关,无论如何得冲上去。这股劲儿我觉得挺好。

高晓松不知道的是,爱奇艺其实已和优酷土豆难分伯仲。2014年从1月到4月,整体用户市场份额超过优酷土豆。爱奇艺市场总监冻千秋对《环球企业家》说。优酷方面提供的数据则显示,优酷土豆团体周流量(PV)到达12.2亿,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接下来一切仿佛都顺理成章。但绝不是这样。

决定

爱奇艺CEO龚宇坐在会议室里,安静地等待着高晓松最后的答复。最后签约的一刻还是很开心的。龚宇对《环球企业家》说。

冷静、逻辑性极强,46岁的龚宇其实不外露,语速不浴场小说排行榜快,他说自己总能挖来想要的一些人。事实也是这样,他从搜狐找来了刘春,从电视台挖来了马东,从时尚杂志挖来了瘦马。现在,他要签下高晓松。

为了签约成功,龚宇事必躬亲。高晓松回想:最后一份合同,龚宇亲身坐在办公室里等。他就不下班,亲身看合约和修改稿。等修改完,他派人送到我这儿,等着我们盖章、签字。圈内人根据2013年搜狐视频花费1亿元购买《中国好声音》的版权推测,这次签约价格也在1亿元左右。

不过,高晓松和龚宇均表示:没有外面传的那末夸大。

直到签字的最后一刻,龚宇对高晓松说:我还是要给你加一点。说好的,要比别家高一点。高晓松没有同意。我一句话也不说了,多一分钱都不要。我决定跟你合作了,咱就弄下去,就没什么了。还最后1分钟再加个十块八块的,何必呢。这事不能那末干。

在高晓松看来,除龚宇的事必躬亲让他动容外,感动他的还在于爱奇艺和自己的简单合作关系。应当这么说,5家的条件都一样,但是爱奇艺最简单,我就简单化,以最简单的方式合作。

龚宇对高晓松的判断是:不管高晓松的个人品牌还是节目点击量,都处在上升期,所以值得花重金购买。他说:爱奇艺的销售团队是很利害的,从包装到销售,到售后服务,都可以给广告组带来巨大的回 报。

做出和爱奇艺合作的决定后,高晓松还特地给优酷土豆团体董事长古永锵发微信说:我决定和别家合作了。但没关系,大家还是朋友,山高水长。理解,理解。古永锵在那头说。事后,高晓松说道:这个行业的好处就在于大家明白商业规则,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

古永锵并不是不知道《晓说》和高晓松的价值,毕竟他自己也是《晓说》迷,期期不落。他还在同一家茶社里约谈挽留了高晓松两次。最后跟VKoo(古永锵)聊,没那末邪乎,基本都在说别的事。高晓松回想,古永锵也通情达理,尊重他的选择。

最后,高晓松还给古永锵当起了顾问。当时的古永锵正在纠结到底跟阿里巴巴还是腾讯合作?你跟小马(马化腾)合作是它给你流量,你跟大马(马云)合作是你给它流量。你有更远大的理想,是做内容以外还有更远大的理想,大马看起来也是有更远大的理想,小马看起来是一定能把每件事做好。他对古永锵说。后者只嗯了1声。但优酷土豆终究选择了和阿里巴巴合作。

事实上,最早与高晓松合作的优酷土豆没有想到《晓说》会如此成功。当时,时任优酷总编辑朱向阳约高晓松吃饭,约了三次以后,很少在国内的高晓松才有时间去。他还疑惑:优酷土豆找我做甚么?

初期,优酷土豆方面也没想好与高晓松做甚么。优酷只是单纯想和高晓松合作,对内容和合作方式,他们就以各种各样的方案、节目进行调和。高晓松觉得这些都太麻烦。录节目还得再弄一棚,还得进去排练半天。我说咱要弄一个世界上最简单的节目,就我一个人说话。高说。由于高晓松一个人在镜头前的脱口秀本钱很低,优酷土豆就决定做这个节目。以后,《晓说》的导演一个人飞到美国,在高晓松的家里录制了节目。现在这名导演也来到了爱奇艺,做《晓松奇谈》的制片人。

龚宇最后的总结是,高晓松能来爱奇艺,依托3点:第一,如今爱奇艺的市场地位已毋庸置疑;第二,在商业层面爱奇艺能够给高晓松足够的回报;第三是个人之间的信任。可能还有别的因素,但这三点缺一不可。

暗战

在北京工人运动场北门的Vics酒吧一层,高晓松正在录制《晓松奇谈》第一集。他环视四周,突然发现有很多熟习的面孔。从制片人、导演到剧组工作人员,都是熟人。他仿佛有点惊讶。你们都来了啊!第二天,一台英菲尼迪轿车开进摄影棚,英菲尼迪也是《晓松奇谈》的首席赞助商。这家国际知名的汽车厂商从《晓说》开始就资助这档节目,现在已转移到爱奇艺。我们几近请来了全部原班人马。冻千秋说。

为了区分原来《晓说》的英文名,高晓松还给《晓松奇谈》起了一个新的名字:Xiaosong Pedia,直译过来是晓松百科。但一行字幕却出现在高晓松的画面下:原来的时间,熟习的晓松。

爱奇艺给高晓松的粉丝定位是:群体年龄偏大,以男性为主,忠诚度很高。由此,爱奇艺要首先保存《晓说》原来的模式。在此基础上,再做创新。龚宇明白,如果马上改变,不但原来的受众没法接受,广告主更需要重新再来。高晓松却无意间泄漏了一些未来可能的变化。爱奇艺有一个想法,我觉得挺有意思。最后可能有地面活动的配合。有点意思,大家都聚一块聊聊之类的。

如何让《晓松奇谈》为爱奇艺赚钱?这是龚宇要面对的问题。其实在签高晓松的时候,也并不是没有保存意见,最大的争议也是能不能收回本钱。冻千秋表示,签约高晓松其实还是有点像购买版权,最早爱奇艺也不敢花太多钱享受独家版权,但后来龚宇认为,爱奇艺的销售团队货币化能力已足够强大了,能够盈利。流量决定最后能卖多少广告。收入比晓松前两年的高是必定的。他说。

高晓松对钱的概念很模糊。2000年,张朝阳找到高晓松,希望他加入搜狐,和高晓松谈了诸多股权问题。高晓松却说,他听不懂。最后张朝阳无奈地说:总之,咱俩工资一样,你明白了吧?高晓松说:那就行了。直到现在,高晓松也不管爱奇艺能把《晓松奇谈》卖多少钱。

去年12月,龚宇去了一趟美国华尔街,回来后发了1封内部邮件自信的故事给爱奇艺高管。信中写道:我们的战略终究要超过优酷土豆成为市场价值最高的公司。如果优酷土豆的业务我们全部具有,但是都比优酷土豆弱,这个战略目标是不能实现的。PC广告的销售必须继续大幅度提高,快速拉近与优酷土豆的差距。我们必须在重要的业务领域超过优酷土豆。移动业务就是目前的这个重要业务。因此,我们必须举全公司之力重点投入。

明显,龚宇知道爱奇艺在收入上,照旧和优酷土豆尚有差距。他认为,爱奇艺做的是一个品牌广告的市场,广告主的预算都是以年为单位,所以这类市场份额的超出需要一个周期。也就是今年底或明年初,这类价值就能充分体现出来。龚宇说。

我从小最想当的职业就是门客,我最不爱负责任,当门客就不用负责任,当门客就随意说。高晓松 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