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翁宝像史玉柱一样的偏执

发布时间:2019-03-13 08:34:11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中介交易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技术大厅

理财周报专栏作者 翁宝

这是我8年来一直在思考的一个话题,即使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完全的答案。

关于史玉柱,10年前和10年后的语境全然不同,曾的IT创业英雄、官方眼里的杰出青年、跌倒后重新站起来并努力还钱的道德楷模,如今的商人史玉柱、争议商人史玉柱。主流舆论对史玉柱的奥妙变化,折射出这个时代大众心理的多元化演化和精英人群社会责任的积极提倡。

恰恰是这个社会前进的气力,让史玉柱从道德和创业的神坛回到人间。本系列文章,抛开道义上的争执,仅就商道论。就史氏商道做一个近距离的解析。看看商人史玉柱凭甚么。

作为与史玉柱交往8年的第三方朋友(很长时间以内都是以一个记者的身份),8年来的视察,近距离的凝听,现在不时的共事,笔者尽可能去描写一个真实的商人史玉柱。

史氏商道我自知非简单几笔书生评论所能包括。为了尽可能与现在市面上众多关于史玉柱的作品有所区分,笔者将以倒述的方式,从史玉柱事业版图最新的发展和本人最新的心得逐渐回溯,直到史玉柱跌倒的那时刻。

第一次正式采访史玉柱是在1999年8月22日,至今再动笔,恍然已过8载。史玉柱有足够包容的勇气,这也是笔者能够在此从容下笔的理由,也是史玉柱能够成为史玉柱的理由。

生存的都是偏执狂

葛洛夫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用在IT业界几近已是一个定律。作为中国最早一批IT创业者,史玉柱一开始就展现了超乎他人的偏执基因,这类偏执基因在其进军网络游戏产业以后表现得特别突出。

关于偏执,也有不同语境的理解,正面而言,是对目标的执著;负面理解,就是赌性很足。因而,在关于史玉柱的评论中,赌性很足成为定论。但在笔者看来,论偏执和赌性之不同,关键在于,赌性很足的人能否在大胆假定以后当心求证。这是区分一个赌徒和一个优秀企业家的标尺,正如勇气和鲁莽,前者多的是周密这个决定成败的根本。

对广告的偏执

史玉柱偏执的案例有许多,之前大家可能更多聚焦在把全国人民烦了近10年的送礼就送脑白金。支持他一直投放这个恶俗广告的理由并不是其品味低下。在学习数学出身的史玉柱眼里,广告的投放需要一个沸点,许多广告成为煮不开的温水,就是缺少偏执,终究功败垂成。另外,精于计算的史玉柱也明白,一旦到达沸点以后,只需要不多的火力,水总会保持开的状态。

对央视广告的偏执,脑白金以后是《征途》。从表面上看,《征途》这个电视广告很有步脑白金后尘的痕迹,许多评论人士也作此判断。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奇妙规避现有的政策管制,本身就体现了其偏执的性情。最主要的是,大家看到史玉柱舍得花钱在央视上作广告的时候,可能不曾想到,这个广告的制作本钱其实很低;不曾想到,这个广告的播出,对征途当时的渠道建设的重要性;不曾想到,《征途》在亚运会中播出这个广告,是想借机提示,网络游戏本身也是一种健康的文娱,并积极进行体育营销的尝试等等。

大胆的背后是周密的思惟,赌性的习惯却夹着谨慎的步骤,这两种气质非常奇怪地杂糅在史玉柱身上,这是外人不能看透史玉柱的一个重要理由。

不定目标,却一咬到底

经历了伟人大厦失败以后,史玉柱对内的改变之一就是,不再下达具体的经营指标。这对史玉柱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调剂。为何不下达具体的指标?史玉柱的解释是,指标定得低,员工就没有挑战性,奋斗含义就缩水,指标定得高,完成不了,就成了口号和空话,更是管理大忌。

那末,如何维系团队的奋斗向上?或,如何保证企业向前的发展?史玉柱的做法是,定目动漫人物可爱标不如定完成目标需要准备的事项和实现的步骤。这诚然有遭受失败以后,个人心理惶恐的元素,但更多而言,是其周密论证的具体表现。但这类周密的思惟、当心论证的习惯,一直都在大众和传媒人的视野以外。

这类不定目标,周密论证,步步推动,1咬到底的习惯,贯穿着《征途》两年多发展的痕迹。

当《征途》第一次开放内部测试,同时在线人数爬到2000人的时候,征途团队欣喜若狂,由于史玉柱没有告知他们,《征途》一定要做成同时在线人数到达100万的游戏。而现在,《征途》同时在线超过100万已有好几个月了。

《征途》在研发的最初阶段,走了很多的弯路,第一笔投资消耗殆尽,产品还很不成熟时,面对团队士气的低落,面对未来前景的不可预期,史玉柱以一种没有退路的偏执,追加投资,并说服相干团队追加投资,这才有了后来逐渐定型的《征途》。而这其中,是由于史玉柱作为一个软河南历史名人件工程师和玩家,对产品和技术的评估让全部团队看到了希望。

工作就是文娱

相对其他企业家来讲,史玉柱的偏执还体现在,工作就是文娱。除对公司事务的酷爱以后,史玉柱没有任何爱好。自从进军网络游戏以后,史玉柱的生活基本上就是两点一线,办公室和家里,与一个网游研发人员无异。史玉柱明显有比他人更多的时间专注于公司事务。史基本不用应酬,也不习惯应酬。每天泡在游戏中的时间是10小时以上,我想这对任何一个行业的老板来说,都是一个极为勤奋的指标。

史玉柱在游戏中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充分地与玩家沟通和互动,他自己也规定了自己的任务,就是每天要接触多少个玩家,在他们被杀的时候上去安慰,在他们愤怒的时候上去了解缘由,在国战要开打的时候,一马当先冲锋陷阵。与玩家泡在一起成了一种习惯,对玩家的理解让史玉柱有了赌的本钱。

对《征途》的研发人员来说,老板是最难伺候的一个玩家,这个偏执的玩家常常在半夜三四点发现游戏不解之谜中的问题,然后电话他们催促修改,也正是偏执,才有了《征途》产品质量的保证。

除对产品的刻薄以外,史玉柱的偏执还体现在给玩家发工资的营销策略上。在这个策略出来之前,同行当中没有发工资这一说,没有人这么干过。史玉柱勇于这么干,大家说是其赌性。但他敢这么干,更多是他知道玩家需要甚么,玩家的切身感受在哪,并且,他能突破常规,给竞争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这已是竞争的智慧,不是赌性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