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约束老股转让提高报价最高剔除比例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3:54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约束老股转让 提高报价最高剔除比例

奥赛康事件将市场寄予解决A股三高顽疾厚望的老股转让新政拉进了争论的沼泽。随着奥赛康的暂缓发行,以及上周五监管层对此事件的表态可见,各方都认识到了事件的严重,并且都在寻求可能的解决办法。由此,当前通过奥赛康事件对老股转让政策进行一定的反思就显得及其迫切和必要,有望藉此防止类似事件的再度发生和副作用发酵蔓延,以造成更大的不利影响。

三大反思

反思一:“三高”未解,再添老股凶猛套现新问题。奥赛康本次发行价定为72.99元,对应的2012年摊薄后市盈率为67倍,高于创业板医药制造业静态市盈率55.31倍。不得不承认,在该项目中实施老股转让政策来抑制发行价格和市盈率的作用并不明显,反倒衍生出老股东大规模转让以提前套现的新问题,并且老股东一捞就是30多个亿,甚至还远远超过了新股募集的资金。虽然参与各方可以说所有操作都在政策范围之内行事,但还是用尽了政策的最大安全边界,难逃钻政策空子的嫌疑。好在及时暂缓发行,也算是尽了亡羊补牢的努力。但是只要发行人高价发行的天然冲动存在,那么指望所有参与者都胸怀呵护市场为己任显然不现实,必须辅以必要的配套措施。

反思二:钱入“私囊”,支持实体不如昔日超募。老股转让与新股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老股转让所得资金不归公司所有,而是入到转让老股的机构或者个人的“私人户头”。以奥赛康为例子,控股股东南京奥赛康一次性实现老股转让4360.35万股,套现金额高达31.8亿元。老股转让凶猛已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政策存在的问题,其影响更不容忽视。按照政策的初衷,老股转让原本应该只是抑制“三高”发行的补充手段,在奥赛康项目中却成为了主流,新股公开发行部分反而成了陪衬,到底谁搭谁的车已经分不清楚。相比之下,此前的公司新股超募资金至少进的是公司账户,可以为后续收购兼并提供充足资金支持,收益为全体股东所享,如今老股转让所得资金却进了私人账户,有违新股募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初衷。更有市场人士笑言:如此老股转让还不如昔日公司超募支持实体,更为担心的是老股东尤其是大股东轻松套现巨额资金,一旦享乐之心占了上风,对于公司后续经营实为不利。

反思三:超募不再,再融资或许来得会很快。正所谓按下葫芦浮起瓢。老股转让政策表面上解决了公司层面的资金超募,但实际上由于老股转让的存在,老股加新股对于市场资金的吸收并没有减少。从已经披露的案例来看,新股募集资金普遍都在严格按照募投项目所需资金在进行,反倒是老股转让让老股东赚了个盆满钵满。如此一来,在公司层面超募被严格禁止的情况下,后续各家公司的再融资需求可能要比预想的来得更快,而这无疑会加大对市场资金的需求。有业内资深人士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也对此表示认同,认为在并购手段越来越运用广泛的背景下,创业板公司利用并购杠杆做大做强成为必然趋势 ,超募不被允许将造成再融资需求来得更快更猛,小额快速再融资政策出台的急迫性大增。

两点建议

基于上述问题的反思,证券时报记者在与市场各界的交流中总结梳理出以下两点建议。

建议一:设置老股转让不得超新股比例要求。从奥赛康事件来看,老股转让规模过大被认为是暂缓发行的主要原因。老股转让规模由转让老股股数和价格两个变量决定,正是由于奥赛康高达70多块的发行价格,以及多达4000多万股的老股,直接导致了老股转让涉及资金额度达到了30多亿元。在发行价格由市场询价决定的前提下,监管层不适宜再对发行价格具体加以窗口指导,那么能够影响老股转让规模的则只剩下老股转让股数。那么,是否可以在老股和新股之间设置一个宽松的要求,比如老股不得超过新股的百分之多少,从而倒逼新股发行价格的下降。这个比例不做具体要求,各发行人和保荐机构自行把握,前提是保证发行仍以新股发行为主,老股转让只是抑制三高的辅助手段。证监会在上周五的发布会上也特别提醒,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在新股发行方案设计和发行承销过程中,要合理设定新股和老股的配比数量,这也对后续的各家在制定方案时有一定的意义。

建议二:报价最高剔除比例留下调价“口子”。回到问题的源头来,奥赛康之所以老股转让规模过大,问题还是在发行价格过高的根子上。而发行价格过高,则出自询价制度,然而在目前投行配售权较大、打新资金热情较高的情况下,询出高价实在不难,甚至不排除合作报高价的可能。

按照证监会此前发布的新股改革意见,网下投资者报价后,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应预先剔除申购总量中报价最高的部分,剔除的申购量不得低于申购总量的10%。那么,在短时间当前询价制度难以再动的基础上,是否可以灵活设置网下申购总量报价最高的剔除比例,比如进一步提高剔除比例,从而来实现报价更为合理。某种程度来看,较小的剔除比例是政策赋予发行人确定发行价留下的“一个口子”,如果想适当降低发行价格则可提高剔除比例,如果想发高价则可以贴着10%的比例进行。“不希望发高价”的代表性案例是良信电器,该公司发行股份数量为2154万股,全部为新股,没有老股转让。良信电器网下投资者报价区间为9.89元至38.4元,但公司最终将占询价申购总量的80.46%股份予以剔除,将发行价定在19.10元。而奥赛康剔除比例仅为12.23%。

alevel培训课程

ib课程培训哪家好

alevel心理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