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专家政府救市舆论压力大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1:35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专家:政府救市舆论压力大

近两年以来,全国各大城市商品住宅价格指数的首次下降让楼市“拐点论”讨论尘嚣直上。  根据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有关全国各大城市商品住宅价格指数,今年5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有35个城市的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下降,占比达到50%,比4月暴增27个。持平的城市有20个,比4月增加两个。上涨的城市有15个。更显著的现象是,房价向来坚挺的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中,上海、深圳的新房价格也出现环比下跌,广州持平,只有北京微涨0.2%。但北京5月二手房价格环比也下降0.9%,降幅居70城之首,且为28个月以来最大降幅。

震荡之下,是否该救市、房企如何转型成了无论资本市场还是市井中谈论的热门话题。  阶段性调整还是拐点来临?  “本次房地产寒流产生的原因表现为,当前楼市总体供大于求,不仅仅是二三线城市供给增加,一线城市短期内供给也大于有效市场需求。另外,去年楼市量价齐升,房价猛涨,也透支了部分购买力;今年来宏观经济总体走势不佳,房地产也受到影响。”中投顾问项目总监朱文嘉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分析。  2014年以来,全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多个具有震荡效应的消息:浙江兴润置业房企倒闭破产,中小房企集体出现资金面危机;除融创收购绿城股权外,万业置业、嘉粤集团、沈阳德利置业都被收购股权;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在建策沙龙上称“感到了一丝凉意”;潘石屹也发微博打趣楼市近来的颓势:“见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和一些开发商朋友,对未来互相打气,互相壮胆。开发商朋友们悠着点。”  2013年楼市还是热火朝天,但2014年1—5月甚至整个上半年却又急转直下“变冷” 。此次楼市逆转是阶段性调整?还是楼市需求大拐点来临?  “发达国家经验显示,城镇化率70%左右新建住房规模(年度增量房)才会出现首次峰值,也就是首次出现需求大拐点。”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未来推动房地产需求上升的主要因素在于城镇化,我国2013年末的城镇化率为53.70%,跟发达国家70%以上的水平相比,我国的城镇化还有提升空间。“目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特征是‘存量增加,增量递减’,黄金十年已去,但还有‘白银十年’发展机会。”  据同策咨询研究部测算,2020年我国城镇家庭户均住宅将达1.1套,按照国际标准,当户均住宅套数超过1.1时,城镇住房将全面过剩。依据测算,中国城镇住宅市场将在2020年左右迎来真正意义上的需求大拐点;但若不动产登记、存量房征税、反腐败等政策出台并严格执行,将逼出存量房而使拐点提前,若政策按兵不动,执行不力将使拐点延后。此时,由于房屋分配不均,市场需求仍有一定潜力。  救市的背后是企稳  今年以来,各地限购政策开始松动。截止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南宁、天津、无锡、海口、温州等城市已明确发文或明确表示限购政策已做调整,除此之外,福建、杭州、长沙、宁波、沈阳、昆明等城市放松限购的市场传闻频出,但仍然“犹抱琵琶半遮面”,预计市场时机成熟之时,有可能会有一些定向宽松的措施出来。5月22日,住建部一位相关司局的人士向媒体记者确认,自年初以来,部里的定调就是“除北上广深之外,其它城市的限购政策可以自行调节,尤其是库存过大的地方。但不会明确发文。”  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限购取消是大势所趋,但是,从南宁首次放松限购政策至今,各地的限购政策放松的尺度越来越大,甚至出现昆明将限购资格审批权限下放至开发商的做法。“从限购政策调整的趋势来看,预计除一线城市外,40个左右限购城市的限购政策有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全面放松,2015年楼市限购政策将光明正大退出房地产市场。”  2014年5月12日,人民银行刘士余副行长主持召开住房金融服务专题座谈会,会议对进一步改善住房金融服务工作提出五项要求,力挺首套房贷。之后,银监会也提出继续实行差别化的房贷政策,支持首套房贷需求。  “政府有责任通过多元化的方式来保证‘居住正义’。但我们却看到,近5年来国人利用政府的‘居住正义’的房地产政策,早就把90%以上的住房消费者完全挤出市场,住房市场转化成投资为主导的市场。现在地方政府和金融系统的救市行为,是政府又以‘居住正义’之名来保证当前过度投资的房地产价格不下跌,来保证投资为主导的住房市场性质不改变,来保证国内住房市场仍然是少数人赚钱之工具。如果是这样,有效市场运作机制一定会扭曲。”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  他说:“以‘居住正义’鼓励消费者进入住房市场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政府不能以少许的利率优惠把这些消费者推入高房价的火坑,以此来保GDP增长及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也不能强制商业银行的贷款行为‘政治化’,从而放弃对按揭贷款的风险定价。这将是导致国内金融体系系统性风险的主要根源。”  “事实上不存在该不该救的问题,而是如果不救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对于中央而言虽然有保持GDP7.5%的增长率的压力,但是根本还在于宏观经济的稳定发展以及社会的稳定。房地产已经不单纯的是经济问题,而是与民生、贫富差距紧密相连。房地产崩盘,上下游产业链凋敝,失业率明显增加;老业主维权事件频发等,将危及社会稳定,因此,从某种程度而言,适当地调整或者救市不可避免。”中投顾问项目总监朱文嘉说。不过,他认为目前中央政府还不会下定决心救市。

英国alevel是什么

alevel课程有哪些

alevel辅导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