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月

发布时间:2019-04-16 00:30:42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花,漫山遍野开的粉红色的桃花,好美;傍边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缓缓的流着,有一条小白狗正在喝水,小溪边蹲着一位穿白色对襟长裙,看身影也就十七八岁。她缓缓的站起来,慢慢的转过来。

叮~叮~叮~,一阵闹铃响起,床上的人不耐烦的起身拍掉闹钟,走进洗漱间打开水龙头,弯腰闭上眼睛把脸闷在水里,回想起刚才那个梦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快一个月来每天老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的山'梦里的水'梦里那古老的村落'甚至梦里出现的那条白色的小狗都让他感觉熟悉,每场梦里都会出现那个白衣少女,只是看不见她的脸,想起那个白衣少女,他猛的睁开眼呛了一口水,赶紧抬起头剧烈的咳嗽起来。

杨子浩,男,今年27岁,年轻有为,单身。公司很多女同事都喜欢他,明里暗里的表白,可他就是当没看见。只有一个好朋友方硕。杨子浩刚踏进公司大门,方硕就凑上来上下打量一番,然后一脸贱兮兮的说道"子浩老实交代昨晚干嘛了,今天怎么来晚了?"说完眉毛还上下动了动。杨子浩眼角都没看好友,直接往前走。方硕上前拉住杨子浩一脸奇怪"子浩你怎么了?""累"说完杨子浩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留下方硕站在原地感觉怪怪的看着杨子浩的背影。杨子浩坐在办公室里,桌子上摆着一摞的文件,脑子里却老是浮现出梦里那个白衣少女的背影;'她是谁?为什么老是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为什么感觉那么熟悉?她真的存在吗?一个上午几乎什么也没做。趁中午休息的时候方硕硬把杨子浩拉进了咖啡厅。两人面对面坐着,方硕一脸认真的问"子浩,你到底怎么了?这个月话也不多说,老是板着脸,约你你也不出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要是还当我是哥们就说出来,咱一起想想办法"。杨子浩停下搅拌咖啡的手,抬起头看着方硕问"你相信梦吗?" "呃...?"方硕看着杨子浩等待着下文。杨子浩看着方硕缓缓的说了起来"我这个月每天都做着一个梦,梦里出现同一个女孩,她老是背对着我,穿着白色的古装长裙,总是出现在一片桃花林里或站或坐或跳舞或奔跑......;这让我感觉好熟悉好熟悉,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我想我可能爱上她了"。说完杨子浩低下头看着桌子上的咖啡,仿佛咖啡里出现了她的影子。"你疯了吗?那是梦"方硕猛的站起来激动说。杨子浩则慢慢的站起来看着方硕"我是认真的"说完也不理方硕走了出去。方硕缓缓的握紧拳头看着杨子浩离去的方向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晚上下了班杨子浩本来想找方硕谈谈,可是却发现他没在办公室,一问才知道他下午没来上班。只能自己先回家了。杨子浩打开门走进了房子,感觉怪怪的但是说不出来,家还是自己的家。今天实在太累了,不知道今晚还能不能梦见她。这样想着就拿了睡衣走进了洗漱间。却不知卧室里方硕已经带着人布下了阵法。

原来方硕中午听了杨子浩的话很担心,下午就去找了朋友介绍的阴阳先生,阴阳先生听了方硕说的感觉很蹊跷,因为人做梦不可能同一个梦做那么久。所以带了家伙随方硕来看看。方硕有杨子浩他家钥匙,所以轻而易举的进了杨子浩的家里,阴阳先生拿了八卦镜转了一圈走进了卧室。看了很久"原来这里有一缕魂"。方硕听到急忙问"能解决吗?子浩会不会有危险?" "这事倒是第一次遇见,不过你放心,这个我有办法让她现身,能抓住她"。他们商量完就听到开门声连忙躲起来。因为方硕知道,如果跟杨子浩说要抓鬼,他肯定不同意,他已经中邪了。

不多时杨子浩洗完澡出来了,拿着毛巾擦头发。他希望今晚见到她时,可是有个好一点的形象给她。躺在床上心里有点激动,翻来覆去睡不着。杨子浩调整一下心情,沉下心脑子里慢慢的浮现她的背影...,这边方硕和阴阳先生也没闲着,在杨子浩睡着之后慢慢的走到卧室门口。阴阳先生右手握了一把金钱剑,左手拿出一叠黄色的符,让方硕贴在卧室的窗户和门上。等方硕贴完了符,阴阳先生慢慢的举起金钱剑对着杨子浩念道"桥归桥.路归路.既已脱离人道.何必留恋人间;大胆魂魄速速现身,不然有请祖师爷让你魂飞魄散"......安静......阴阳先生又念到"祖师爷显神通,借法助弟子灭恶魂,捍卫人间正道"念完一首白光从金钱剑的剑尖射入杨子浩的头里。方硕担心杨子浩刚想上前被阴阳先生拦住。这边一片桃花林里杨子浩看见白衣少女站在花海中间双手张开,头微微上扬在原地转圈,粉色花瓣漫天飞舞好似为她伴舞。"栾哥哥,我是月儿,月儿转好看吗?嘻嘻"一个轻快如黄莺般的声音响起。杨子浩知道是她在说话。开心又难过'栾哥哥?'她叫的是栾哥哥。杨子浩四下看了看,只有他和她并没有其他人。正想说话询问时,只听她又说道"栾哥哥,你要开开心心的活下去,为了...啊!"还没说完突然眼前的画面想烟一样慢慢飘散。

方硕和阴阳先生看着白光进入杨子浩头里,慢慢的床头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古裙的少女,少女生的眉目清丽。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无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鬼魂的原因。月儿怒视方硕和阴阳先生阴阴的声音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扰我们相聚"。 "人有人路,鬼有鬼道,既然成鬼就不该纠缠世人,受死吧!"不待月儿说话。阴阳先生就拿着金钱剑冲了上去。月儿用手去抓金钱剑,刚碰到就听'嗞'的一声。"啊~"月儿的手烫伤了疼的叫了出来。杨子浩醒来只一眼就知道一身白衣的女鬼就是月儿,那熟悉的感觉,心里的悸动,他很确定那个就是频频出现在梦里,那个自己可能爱上的人。目光一闪看见月儿手烫痛叫了出来,心里一紧挡在了月儿的前面。对着方硕怒喊道"方硕你干嘛?为什么要伤害月儿"。 方硕看见杨子浩站在女鬼前面心里着急"子浩快过来,她是鬼会伤害你的,我这是在帮你"。杨子浩听他这样说更生气了"我用不着你帮,我不管她是人是鬼,我都喜欢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方硕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赶紧带着那个人离开我的家"。方硕听完更生气了,正想说话阴阳先生拉住了他小声说"他被鬼迷了,一会你看准拉开他,女鬼我来收拾"。方硕看了看杨子浩冲阴阳先生点了点头。"你快走,我没事"。月儿恢复了那个黄莺声轻轻的说道。"不行"杨子浩坚定的摇了摇头温柔的说道"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大胆女鬼,还敢迷惑"。说完阴阳先生冲了上去,杨子浩挡着阴阳先生一时没注意方硕,被方硕一个猛子扑倒在地。阴阳先生看准时机一剑划伤月儿的肩膀。杨子浩被方硕拦腰抱住躺在地上着急大叫"月儿你快走啊!你不是他的对手"。 月儿捂着肩膀呜呜的说"我出不去,门和窗户都被贴了符咒"。 这时杨子浩才看见卧室里贴了奇奇怪怪的符,一动就会被方硕抓的更紧。看着月儿在阴阳先生的剑下躲开躲去,再看看窗户上的符。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一咬牙冲了过去大声喊"月儿快走"撞碎了窗户掉了下去。随着玻璃的破碎,屋里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月儿先冲了出去,"子浩"随着方硕要冲被理智的阴阳先生拉住走楼梯。幸好是三楼,等方硕他们下来,只见杨子浩掉在了花圃台阶上满身是血晕了过去;不过他嘴角挂着笑...<<当月前传>>

防静电服

水泥工作服

冲锋衣女式

春秋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