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发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阳光照进腐败暗角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5:42 阅读: 来源:沙发类厂家

近期,多种形式的司法拍卖网络化在安徽、浙江、陕西等地涌现。通过第三方平台、电子竞价、互联网交易引发的众多网民围观,能否照亮司法拍卖这个容易产生司法腐败的地方?这项新改革将给法院、评估拍卖行业、网络平台和竞拍人带来哪些新问题?

司法网拍成功试水

我国上世纪90年代陆续出台的民事诉讼法与拍卖法,确立了法院的强制拍卖权,明确了由法院委托专业公司评估、拍卖涉诉资产的处置流程。但由于委托拍卖中存在诸多不透明环节,且存在巨大利益空间,使司法拍卖在一些地方成为司法腐败的重灾区。

据统计,人民法院系统内部近年来查处的违法违纪案件中,近70%集中在民事执行领域,而其中约70%又发生在资产处置,特别是司法拍卖环节。被判无期徒刑的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以及广东、重庆等省份的高级人民法院连续几任执行局长落马,都涉及拍卖贪腐。

2012年1月1日,酝酿已久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委托评估、拍卖工作的若干规定》施行。2月8日,全国法院深化司法拍卖改革工作会议在重庆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对会议作出重要指示,明确要求各地积极开展司法拍卖改革,着力构建科学、规范、公开、透明的司法拍卖机制。

“从重庆开会回来以后,我们立即着手调研,寻找最适合本省实际的改革路径。”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处主任王伟介绍,经过几个月的广泛征集意见和反复论证,安徽省高院最终选定省产权交易中心和合肥市产权交易中心,分别承担全省涉诉国有资产和涉诉非国有资产的网上拍卖事项。

6月18日上午,首批7个项目在安徽省法院司法拍卖交易中心网上开拍,竞买人只需事先在线注册报名、支付保证金,然后足不出户即可远程“网拍”。经过一上午的网上竞价,7个项目最终有5个成交,总成交额1561.36万元,在起拍价之上增值225.8万元,增值率达16.9%。

成交率与增值率“双高”,安徽的司法网拍可谓旗开得胜。在同样较早试水网拍的浙江省,两辆二手车在淘宝网上经过68个回合竞价全部成交。其中一辆备受瞩目的宝马730轿车,起拍价19.99万,以33.09万元成交,增值率超过50%。

网络围观让拍卖“晒阳光”

司法拍卖是当事人权利兑现、利益交割的关键环节,容易滋生各类暗箱操作。司法网拍相对于传统拍卖方式的最大优势,在于通过网络围观将整个公告、竞价、成交过程置于阳光之下,并通过空间隔绝避免竞拍人信息外泄,减少围标、串标等潜规则。

安徽省检察院一位资深检察官告诉记者,司法拍卖的常见腐败手法是当事法官、评估或拍卖机构、恶意竞买人几方串通,事先将标的物按较低价格评估,拍卖过程中采取多种方式排挤其他竞买人,确保恶意竞买人中标,事后各方利益分成。

另一种操作手法是“高估流拍”,将标的物以远高于其价值的价格起拍,造成无人竞价只能流拍。多次流拍后按程序进入低价变卖环节,使当事人合法权益缩水贬值。

“与法院其他业务部门相比,民事执行领域长期缺乏外部监督,检察机关因相关法律依据缺失也难以介入。”这位检察官认为,司法网拍的重要意义是引入了网上围观力量,大大缩小了暗箱操作的空间。

以浙江法院首次在淘宝网上进行网拍为例,从开拍前的展示期到最终成交,累计有35万人次登录淘宝网进行围观。如此高的关注与参与度,不仅使“小团体操纵”难以进行,还保证了标的物价值得到更合理实现。

“网络平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串标、围标,但如果竞拍前价格已经被高估,那么放到网上去还是会流拍。”王伟说,目前,安徽省高院已开始新一轮调研,准备尽快出台办法加强对评估、拍卖及其他专业机构的监督,保障司法网拍健康运行。

据了解,为顺利推进司法拍卖的网络化,安徽省法院在管理体制方面进行了变革。从今年6月份起,由于县级基层法院多数不具备网拍所需条件,所有的委托评估、拍卖工作都集中到地市中级法院。尽管改革成功起步,但地市中级法院司法技术管理部门“案多人少”的矛盾也随之凸显,亟待进一步充实人力、创新工作机制。

改革超前性与法律滞后性矛盾待解

作为新生事物,“司法网拍”以其透明与便利性赢得大量叫好,但也引来了一些质疑。在浙江首次“淘宝司法网拍”后第二天,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表声明称,浙江省高院联合淘宝网推出网络司法拍卖活动的做法不符合当前拍卖相关法律法规,有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拍卖的相关规定,一旦推行将对拍卖市场的正常秩序造成极大影响。

中拍协副秘书长欧阳树英认为,淘宝公司不具备拍卖从业资质,虽然只提供技术支持,但其实质仍在从事拍卖业务。按照法律规定,拍卖活动应当由拍卖师主持,淘宝网的网上竞拍则缺失这一环节。

淘宝网随后回应称,本次网络拍卖的主体仍然是法院,淘宝仅仅是提供技术服务的第三方平台,因此并不涉嫌违法。亦有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法院不能突破相关法律法规”,浙江的“淘宝司法网拍”有违规嫌疑,拍卖过程和结果缺乏法律保障。

对此,浙江省高院指出,这次拍卖不违反拍卖法,但对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坦白说,有所突破”。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人民法院拍卖被执行人财产,应当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拍卖机构进行,并对拍卖机构的拍卖进行监督,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浙江省高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突破是为了公开透明,也是为当事人减轻拍卖佣金的负担。

有部分网民认为,法律不是僵化的教条,法律也永远滞后于司法实践。

相比之下,安徽法院系统进行的司法网拍较为平稳。拍卖在网上进行,但并没有脱离拍卖公司的参与。“网络公司不具备拍卖资质。”王伟认为,法院与网络公司之间如缺少拍卖机构,从法理上将不能正常衔接。

据合肥市产权交易中心副主任张化介绍,在安徽举行的首次网络司法拍卖会上,由拍卖师宣布拍卖开始,并对拍卖结果进行认定。“拍卖过程由拍卖师主持,起到了现场见证的作用。竞价则通过网络。这样整个拍卖过程就合法合理。”

“改革使司法拍卖更加透明、公平、高效,相信有关部门随后会出台一些具体的意见,解决改革超前性与法律滞后性之间的矛盾。”张化认为,对于法院、拍卖公司、第三方平台、竞拍人以及围观网民等各方来说,都需要一个过程来逐步适应司法拍卖的网络化。(《半月谈内部版》2012年第8期,记者 徐海涛)

湖州定制工服

衡水订制工作服

桑那钟房员

鞍山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